29

Getting Severus Married ch.13(无斜体等格式编辑版)

Chapter Thirteen: The Social Rounds
第十三章:社交回合



哈利开口叫纳威的时候,对方正在自己的地窖花园里,努力把从施过法的天花板照射下的阳光强度调小。

“纳弗?你在这吗?”

“嗨,哈利!迪皮送你下来的?”

“是啊,她看起来……有点紧张。”

“我最近在实验肥料呢。”纳威解释着,露出一个怯生生的笑容。

“那倒是能解释为什么你的家养小精灵会一副在泥里打过滚的样子了。那个爆炸是在哪里发生的?”

“房子后面的温室里面。我从来不在家里弄魔药之类的东西。”

“明智之举。”

“你们那个派对怎么样了?”

“你看过预言家日报了,肯定的。你来回答这个问题吧。”

纳威的脸红了起来。“大部分都是无聊的瞎猜——还有,丽塔·斯基特发生什么事了?今天报纸上没有社交专栏了。”

“你还会看‘名流恶举’?”

“对啊,当然,我完全是冲着那里面的幽默去的。”

“当然。”哈利假笑着回答。“我不知道。我昨晚没见到她。不过赫敏倒是跟我提过说如果那女人有什么过分举动的话,金妮和科林已经计划好了要怎么样整她。你知道关于——啊!”房间里突然亮得让人睁不开眼,哈利大叫了起来。

“不好意思。阳光咒太麻烦了!咒立停!”

哈利吃吃地笑着。“这个咒语你应该挺熟练的才对啊,毕竟你用得这么频繁。”

“你也这么想吧。我简直不敢相信格兰从来没有跟我提到过地窖里还有吸血鬼。”纳威说着,拉了把椅子在哈利身边坐下,又召唤了两瓶黄油啤酒来。

“谢了。你在对付的其实是个窝点,对吧?”

隆巴顿家的房子座落在一个墓园旁边,在纳威在奶奶去世之后又搬回这里来,没过多久,他就发现自己家经常出现一些不受欢迎的客人。

“差不多吧。他们好像偶尔会用到连接地窖的墓穴。对了,谢谢你提议用圣水气球。我在天花板上面搞了快100个上去,还下了定时破裂咒。那群家伙只有两个逃出去了。”

“怎么不是全部?”

“因为他们不是全部都迷信的。”纳威气哼哼地说。“不管怎么样,那味道真的挺难闻,但是教区牧师跟其他人说了这是因为蝙蝠侵扰导致的。”

“你跟牧师关系不错真是件好事。”

纳威的脸又红起来。“劳拉她……非常贴心。虽然她不肯让我帮她料理花园。”

“那真是个悲剧了。”哈利拖着长音说,语调一本正经得讽刺。

“别说了——我和她之间没有那种关系。”

“噢,没有?这就是你给我的信里面不停提到这个牧师的原因?”

“因为我还没克服掉自己的紧张去告诉她所有事。”

“你应该的,纳弗。生活中还有比驱逐吸血鬼和挖泥更多的事。”

“说得好像你很懂一样。”纳威指出。

“还有很多事我要做的。”

当然啦。“对。如果有人肯动手寻找的话,总是有很多事能做的。”

“我的确想过要定下来,只不过现在,我还不确定要怎么做。”

“买栋房子。将里面的危险生物都赶出去。整理整理花园。”

“我已经有栋房子了。”

“没有花园。”

“也没有危险生物了——再也没有了。”

“你应该让我过去帮你弄个花园的,哈利。你那的后院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土质很不错。”

“而你知道这一点是因为?”

“那年的那个灾难一样的圣诞节派对,就是罗恩和赫敏都表现得‘彬彬有礼’的那次,你以为我都躲到哪去了?”

“啊。我以为你和金妮——”

“没有!梅林,没有。金妮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女生,但她……对我来说有点经历过盛了。换成扭捏的牧师倒是欢迎之至。”

一个粗鲁的建议从拐角的盒子里传出,哈利迅速摆好了架势,抽出自己的魔杖。

“那是啥?”

“放轻松——只不过是我从客户的房产上弄出来的一些地精而已。我最近在忙一份新的合约,还没空把它们弄走呢。”

“什么新合约?”哈利说着,把魔杖收回去。

“我现在在帮魔法部管理花园。必须得招些新的员工才能弄好。”纳威骄傲地说。

“恭喜。隆巴顿景观美化公司现在做得这么出色真让人高兴。你可没空考虑我那可怜巴巴的花园了。”

“嗷,哈利,你知道我挤也会挤出时间来帮你的。而且,你自己也可以把那地方弄得漂漂亮亮的,反正看起来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有,呃,有人陪伴了。”

哈利的耳尖一下变得通红。“你什么意思呢?”

“你告诉我呀,候选人波特。”纳威回答道,同时心里一阵紧张,他可没期待过要跟哈利说到这方面的事。你真是疯了,兄弟。

“纳弗,你不……这不是——”

“你没必要解释的。我不能说自己能理解你的选择,但是——”

“这不是我自己选的。”

“预言家日报召来!”纳威下了咒,一把抓过在空中飘浮的报纸,然后将它递到哈利手上。

头版大标题是“求爱者与他最有候选价值的候选人共舞”,下面还配了一张照片,哈利正在西弗勒斯的怀里转圈,双眼紧闭。

哈利双颊泛红,开口道:“他看起来很开心。”

“你也是。”

“我的意思是——”

“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好了,我什么时候能过去?”纳威问道,脸上挂着心满意足的笑。

“你真是一个非常固执的男人,隆巴顿。”

“对,而你看起来对你的新舞伴满意得很。”

自从哈利在第六学年告诉纳威那个预言之后,他们两人很容易就变成了密友。而当纳威知道了哈利拒绝承认自己对斯内普的感觉之后,他不会在他的面前否认它们。他满怀期待地看着哈利,最后也没有失望。

“对,我想我是吧,纳弗,但是我无法确定他也有同样的想法。再说了,这也只不过是一支舞而已,只是一晚。根本没有证据可以保证我和西弗勒斯两人真的合适。我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就当帮我个忙吧,好吗?”

“什么?”

“回家数数那些信。”

“信?”

“那些你老是在给我的信里面提到的,斯内普教授给你写的信。”

“为什么?”

“尽管做吧,哈利。”

“好吧,但是我不知道那说明了——”

“巫师们!巫师们谈恋爱!”那盒子里传出一阵粗哑的声音高声唱道。

“安静,你们这些家伙!”纳威命令道,对它下了一个静止咒。

“巫师们!讨人厌的巫师们谈恋爱!恶!”

“喂!那个咒可不是我对你们下的!”哈利抗议,说完又转向纳威:“你随时都可以来——但是别把地精也带上。”

纳威没有做任何的约定,他的事业还算新,而且雇佣人类员工要花上很多钱。地精只要随便一点什么闪亮的东西就能打发了。



~*~



哈利动身从纳威家离开,回到格里莫广场12号,他踏进自己那个乱糟糟的花园到处看了看。地精搞不好也能算上是一种提高了。

他并不常呆在“他的”房子里,因为那里感觉起来实在太像是别人的家,而且他也一直让自己处于太忙碌的状态里。想要真的在格里莫广场过日子并且将这里布置的像一个家,这种想法从来没有在他的脑子里出现过。

但是在某处有个属于自己的家,那种感觉肯定很美好——除了霍格沃茨之外的某处,他想着,将邓布利多建议他回城堡里当老师的想法甩到一边去。哈利享受教书的感觉,但尽管他对霍格沃茨的感情如此深厚,他也无法相信自己会为当上了最年轻教授之后那种必需的疏离感而欣喜。而我肯定也不能把约会对象带回那去,对吧?倒不是说我可能会有。看看布雷斯多么容易就——

多比噗!的一声出现,打断了他的思绪。

“哈利·波特有客人来了。”他用一种只能说是不满的语调开口。

“那是谁,多比?”哈利问道,又一次思考尽管多比为什么总能知道自己何时在家,尽管对方还继续在霍格沃茨工作生活。

“是那位求爱者巫师。”

“那个西——西弗勒斯?为什么他来访会让你心烦?”

“多比看过巫师报纸上的照片了。多比知道这个求爱人。他和别的巫师跳舞了!”

还有别的照片?当然有了。“但是他应该要和别的巫师们跳舞的,多比。”

“不,那个西弗勒斯不应该和别的巫师们跳舞的,哈利·波特。”

“你让他进来了吗?”哈利问道,他已经不再为多比的怒气而惊讶了,尽管他还是觉得有点尴尬以及困惑。为什么每个人看起来都好像觉得我和西弗勒斯应该成为一对?

“没有。”

“好了,去泡茶吧。”哈利说,他多少有点心烦,又回到房子里为西弗勒斯开门。“你好。刚才很抱歉。”

“我做了什么冒犯到你的家养小精灵了?”

“唔,不知道,真的,但是希望他不会在茶里面下毒吧。”哈利说着,帮西弗勒斯脱下了外套,挂到架子上,又带着对方来到起居室。“请坐。”他说完,在壁炉边的一张软椅上坐下了。

西弗勒斯在另一张上就坐。“谢谢。”

“好了,”哈利开口。“你居然已经醒了,我很吃惊。我们快天亮了才回来的。”

“我只需要睡几小时就够了,很明显地,你,也一样。”

“啊。”唔,真尴尬,哈利想着,他没办法想出点能说的话。早些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在贺宴那里,他和西弗勒斯跟赫敏道别,对方由布雷斯送回去了,然后西弗勒斯陪着哈利幻影移形到家门口。哈利最初为了这份体贴有点不安,但西弗勒斯让他定下心来。

“谢谢你今晚陪着我,哈利。我很确定这场贺宴将会……远远算不上是成功,如果不是有你在身边的话。”

哈利轻笑起来。“是赫敏让你——我的意思是,她才是——”

“让我好好表现,对,我同意。”西弗勒斯假笑起来。“但与你一起出现,跟与赫敏一起出现,有同样的优势。”

“真的?”

“当然。与一位有魅力而且迷人的同伴一起出现,总是能看作是非常大的帮助。”

噢。“谢谢,西弗勒斯。”

“不客气。”他稍微弯了弯腰,说道。“晚安,哈利。”

西弗勒斯的话简直要比一个晚安吻来得更美妙。

好吧,几乎,哈利想着,逼自己不要西弗勒斯的凝视下表现出不安。



~*~



西弗勒斯看着哈利的脸,对方的脸上因未知的想法闪过各种情绪。说些什么,你这个白痴。他明显觉得不自在。噢。或许你已经说得太多了。

他害怕自己的情感在早些时候赞美哈利的语句中流露得太多了,现在他的到访让哈利紧张起来,而原因和阿不思暗示的并不相同。多比将茶点送上,以受欢迎的姿态打断了他的思路。

“多比泡了茶。”他敷衍着说道,然后就即刻消失了。

“谢谢。”两个男人同时回答,但已经太晚了,无法让对方收到他们的谢意。



~*~



哈利将茶倒出,递给西弗勒斯对方的杯子,并且在他们的手指互相触碰的时候故意不表现出惊讶。在他短暂的睡眠中,他曾经梦到过这些手指,其中的内容与此刻的状况可谓是大相径庭了。

但那些梦可真奇怪,对吧?“唔,我想即使是家养小精灵也有脾气。对了,你是不是,唔,将你的名单缩短了些?赫敏说那是惯例。”

“对。你知道以后应该不会惊讶的,我想,我已经剔除了玛拉泽尔·扎比尼。”

“不会。”

“此外,我也决定了不去追求唐克斯小姐,或者阿盖尔、奥利凡德、斯宾塞和韦斯莱这几位先生。”

“没有惊喜,真的,或许除了那个姓斯宾塞的家伙吧。他不是个小说家吗,还是什么别的?”

“确实。一位倾心于龙学家的小说家。”

“噢。唔,我猜那应该让你轻松点了——剩16个了,现在。”

西弗勒斯皱眉。“24减6应该是18,哈利。”

“对,但你不是真的在考虑赫敏或者我,对吧?”

“格兰杰小姐是一位出众的年轻女士。”

但是布雷斯暗恋她!“你真的在考虑候选名单中的所有人?”

“当然。”

哈利的脸红起来。他的意思不是在说我。他只是表示……礼貌而已。“哇。我是说,当然,我想换作是我的话,我也会考虑赫敏。”



~*~



他是在故意曲解我的意思,西弗勒斯想。“波特先生,我的确,事实上,在考虑所有人。”

哈利吞了口口水。“噢。噢。我只是在想……”

“没有人不经过认真考虑过就要进行求爱仪式的。当然,如果我发现我的候选人中有人……对我没有兴趣的话,我会将她——或者他——的名字从名单中剔除……你希望如此吗,波特先生?”

“我……我会不希望……打扰到求爱仪式的进行,先生,但是我知道自己如果不在名单上的话,将无法再出任你的护卫人,而我确实如此同意了。”

“你对礼仪方面的事情如此看重,真是太好心了。”西弗勒斯说着,无法避免自己的语气变得严酷起来,他对哈利的话是如此的失望。“先生。”他一口气喝完剩下的茶,站起身来。“原谅我这么早前来拜访。在这样盛大的活动后拜访舞伴是一个惯例。”

“我并不介意这次到访,先生。我……我过得很开心,昨晚。谢谢你跟我跳舞。那是……一支美好的舞。”

西弗勒斯觉得自己的胸膛揪紧起来。我以为那是——不,不,当然不是。“你是最不需客气的,哈——波特先生。日安。”



~*~



剩下的日程并未安排,西弗勒斯决定他最好依照“礼节”去拜访其他的舞伴们。他在见习宿舍的厨房里找到了赫敏,对方正哼着歌,小口地撕着烤面包吃。

“早上好。”

“是吗?你看起来可不太好,西弗勒斯。”

波特先生已经表示得很明白,他并不——“我对进行要求中的社交回合并不在意,但是布雷斯坚持要我必须做到。”

“而你从我这里开始?”赫敏边问,边对着自己的茶杯微微地笑起来。“噢,请坐吧。你饿了吗?”

“我好几个小时之前已经吃过了,但还是谢谢你。”

“啊,所以你并不是从我这里开始的了。”

“波特先生是不是仍然醉心于比尔·韦斯莱?”西弗勒斯突然开口,心里为了自己对获得答案的急切表现而咒骂着。

“完全没有。”

“我知道了。”那么就只是因为我。他不想要我。

“我可不觉得,”赫敏开口,递给他一份预言家日报。“他在和你跳舞的时候心里想的是比尔。”

西弗勒斯接过报纸,看着那上面他和哈利跳舞的图像。他的表情是……那是——

“我以前还从来没有见过哈利露出这么梦幻的表情呢。”

“确实。这张照片把他拍得很好。”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还是说,你到底知不知道?”

“你是什么意思?”

“原谅我这么说,西弗勒斯,但是有时候你真的是个糟糕透顶的混蛋。”

他对赫敏的评论简直是太过于震惊了,甚至无法觉得被冒犯,他问道:“请再说一遍?”

“我不相信自己会那么干了。我知道你……在乎哈利。为什么你就这么难以相信他——”

“波特先生今天早上已经把意思表示的颇为明显了,他参与求爱仪式只是出于责任感而已。”

“是吗?想把事情搞砸的话,找哈利就对了。跟我说说都发生什么事了。”

“足够让我了解到自己假设他可能会对认真发展有兴趣是个十足的错误。”

“信盒飞来!”

“你在干什么?”

“安心等着吧。”她坚持道,语调中透露出恼怒。



~*~



赫敏与布雷斯在谈话中度过那个可爱的深夜后——或者很早的早晨,全看个人观点如何,她觉得如果自己放任这两个她在乎的人坚持这种荒唐的误会的话,她可真是心肠太坏了。当那个木制的小盒子飘进厨房并在桌子上放好之后,她马上将它打开,在里面来回翻找,最后抽出一大捆信。

“唔,看看……啊,在这呢。”清了清嗓子,她开始读起那封信。“‘而我也不确定如果斯内普教授没有把那毒药的解毒剂送来的话会发生什么事。我可永远熬不出那东西来,而且我也不信这村里的人会卖些不含杂质的东西给我。’这封信是哈利两年前寄来的,从——”

“罗马尼亚,对。我还记得那件事,但是这有什么——”

赫敏打开另一封信,打断了西弗勒斯的话,继续读起来,“‘我很高兴斯内普教授提醒我关于龙牙草的事情。可怜的本森一直病了好几天,直到’——那是去年的信。啊,不过还有这封。‘斯内普教授在上一封信里面可真是挺幽默的。他跟我讲了这么一个笑话,我知道你肯定不怎么喜欢,但那可是马上让我鼓起劲来了。这么说吧,我可永远不会像以前那样想鹰身女妖尖叫声带来的震动啦。谁知道他还是这么风趣的人呢?’这是他刚动身去阿内加达岛的时候写来的。”赫敏说着,将哈利的信都放到一边。“我可不认为这几年来他的信里有哪一次没有提到你至少一两句的。”

“我懂了。”这就是西弗勒斯僵硬的回答。

“不,我可不觉得你懂了。你就在哈利的心里,西弗勒斯,就跟罗恩、纳威、卢娜或者我本人一样重。他尊敬你。他欣赏你。我知道他依赖你,而且我很确定他喜欢你。”

“喜欢我。”

“对。”

“从……哪个方面?”

“我想这就是你们俩之间的事了,对吧?”

“那之间没有任何事,哈利跟——”

“对,用差不多的方式来说,”赫敏断言道,“我跟布雷斯之间也一点事都没有。”

就在这不凑巧的瞬间,布雷斯走进了厨房,他的脸色糟糕的要命。他仅仅对西弗勒斯和赫敏咕哝了一声,点了点头,就算是打过招呼了,而这对于他平常彬彬有礼的样子来说,可是一个惊人的改变。

噢,不!赫敏想着,担心地向西弗勒斯瞥去一眼——对方朝她眨了眨眼。

“谢谢,赫敏。”他说着,他的嗓音突然出人意料地变得炙热起来。“为了让你安心,我会再考虑一下你对我说的话。以。非。常。大。的。兴。趣。”

“别客气。我才要谢谢你。你要走了吧?”

“对。我还有别的候选人要拜访——正如你坚持的那样——尽管我觉得现在那都是一场大大的虚礼而已。”西弗勒斯说完,对赫敏点了点头,然后潇洒地离开那房间。

赫敏惊讶地发现西弗勒斯玩起调情那一套有多么容易,然后有很快地了解到对方的用意,她打起精神来,开口:“我确实喜欢坚定的男人。”

布雷斯一直捧在手里的杯子掉到了地上,在与地面的冲击之下变得粉碎。

“或许你需要喝点胡椒提神剂。”赫敏说着,慌忙起身去帮布雷斯收拾那些碎片。

“别弄了!”他要求道,一把拂开她的手。

她的眼神一下刺人般锐利,赫敏咬牙道:“好吧,原谅我想帮忙。”

“看来你已经够能‘帮忙’的了。”

这可不怎么好。我不应该揶揄他的。“布雷斯,我——”

“你真是很坚定啊,你本人。我会给你下这样的评价。”他低声抱怨着,手捧那杯子的碎片站起身来,然后用力将它们扔进垃圾桶里。“所有那些关于对西弗勒斯表达‘立场’有多感激的话——谁知道你还打算真的参与其中呢?”

“你在说什么?”赫敏问着,将自己的双手插在腰上,一脸震惊地盯着布雷斯看。

“老实跟你说吧,我很惊讶怎么没有人拍到照片。西弗勒斯昨晚跟你同时消失了。那肯定是场与众不同的谈话。”

“布雷斯!”

“别装出一副愤慨的样子来了,赫敏。你有自己的雄心壮志,我可怪不了你。他当然是个理想的对象——有名声、财富还有社会地位。你当上斯内普夫人的话肯定能干不少好事,对吧?”布雷斯的话中指责的意味可比询问来得多,他又进一步发起攻击。“但我真是挺好奇了。你到底是怎么能让西弗勒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做出那么含义丰富的‘保证’的?”

赫敏的手狠狠扇中布雷斯面颊所发出的声响回荡在厨房中,甚至比刚才杯子碎裂的声音还要大。而赫敏,顾不上那些信都还忘在厨房里,在她忍不住要对那个混蛋下恶咒之前,就从房中逃走了。


comment

Neal Caffrey
广电总菊咋就不把你也给和谐掉呢...
2009.12.31 02:33
玉树临风帅老三
> 广电总菊咋就不把你也给和谐掉呢...

请看ACFUN视频 我哥在光腚
2009.12.31 18:39
阿欤
阿克,新年快乐!

顺便一提,要是我迟一点看到GSM多好啊……最好是等你全翻完了再看到……

请看我正直的眼神,我不是催更的。

我是来祝你新年快乐的!!!

另,果然还是叫阿克女王比较有感觉……
2010.02.10 18:58
clormb101
哇我好久都没空管bo了TUT
抚摸阿欤~迟到的新年快乐>333<
更新啥的TDT再等一段时间等我回学校……!
2010.02.21 17:40

post comment

  • comment
  • secret
  •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ssclormb.blog128.fc2blog.us/tb.php/54-9a0e5a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