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妙警贼探同人】The Challenge and the Chase By:AbstractConcept

题目:The Challenge and the Chase挑战与追逐
作者:AbstractConcept
译者:clormb
分级:PG-13
配对:Peter/Neal (White Collar)


嘻嘻嘻嘻嘻我搞定了嘻嘻嘻嘻嘻concept大神果然是我心中的爱~萌哭了~
嘻嘻嘻嘻嘻发到猫爪和随缘居去先~

The Challenge and the Chase



Peter已经习惯了收到Neal寄来的生日卡。他不习惯的是发现Neal他的生日卡一起坐在他的客厅里面,好像他们才是这房子的主人一样。

Neal对着Peter露出那种“害羞”的表情,他将那张生日卡紧紧地捏在他黑色的衬衫前,一副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被扔出去的样子。“生日快乐。”Neal喃喃道。

Peter没有打算要过问。他没有打算过要开口,因为他不想知道。而且Neal总是喜欢搞乐于助人那一套,如果Peter问起的话,他肯定会说。所以他没有打算过要问——除非他真的是忍不住了。他让自己的身体滑落到Neal身边的沙发上,认命般地叹了口气。

桌上有一摞的卡片,都是这些年来Neal寄给他的生日卡。Peter将它们和自己的税单还有一些账单之类的放在衣橱后的小保险箱里面,但是那对于Neal来说可算不上什么挑战。Peter想为这件事生气——见鬼了,他真的有那么点生气——但是总的来说,他只是觉得有种微妙的好笑。那个死小孩。还有啥是他进不去的?

“那些生日卡有什么名堂?”他试着让自己的语调漫不经心点。要命了,那本来就是漫不经心的,又不是说他真的很在乎或怎么样。那只不过是很怪,仅仅是另一件Neal干下的又怪又有意思的事,而Peter对此有点好奇,就是这样。这状况不过是奇怪,而且有点让人难为情罢了。Peter把那些该死的东西留下,只是以防它们会有派上用场的一天,比如说在以后的案子里要用到他的笔迹做证据之类。根本跟多愁善感这种事拉不上关系。

Neal开开心心地笑了起来。“哦,你是说这些生日卡?我这四年来给你寄的这些?”

“对,那些生日卡。”

Neal动了动。或许是耸了耸肩,又或许是暗示他有点不那么自在。Peter只知道自己应该会高兴得多,如果Neal没有把自己弄成那样一副又柔又韧易推倒的样子,还让衬衫以那种方式从肩上溜下来的话。Peter很确定自己干不出那样的事,而且Neal也不应该做得到。

“那些生日卡有什么名堂?”Peter重复了一遍。他将身子倚向另一边,一脸不感兴趣的样子,并试图以此掩盖过自己语气过重的事实。

现在,Neal看起来可真是伤心了,你可以从他的神情中看出来,从他的双眼中看出来。他看上去就像受了伤害一样。同时,他又一副无辜到死的表情,鼓捣着那双蓝的像地中海一样的双眼,天真无邪地眨呀眨的。“你生气了吗?我猜我不应该把你的保险箱打开来看。你该不会在想要将我送回去吧?”别把我扔回那荆棘路里面去,狐狸大哥。什么都好,就是别把我送回去。Neal对事情总有一套狡猾的小诡计。

即使如此,Peter对于Neal的那种“噢太伤人心了,你再也不喜欢我了”的表情还是一点抵抗能力都没有。

他试着将现状拉回正轨。“别犯傻了。除非你在那些卡里面放进了炭疽病毒,我才不会因为这种事把你送回去。但是下一次你再这样闯进我家,或者乱翻我东西的话,我会让你很后悔的。好了。那些生日卡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又重复了一遍,这次他的语调听起来有点累了,但是完全没有要凶人的意味。

Neal肯定是觉得舒服了,因为他靠在Peter身边,在沙发上放松了,腿也交叉起来。但还算不上是完全的自在,因为他还是将那张新的卡片捏得紧紧的。“唔,你知道。我只是想联络联络感情。你还有别的犯人要抓,还有别的地方要去。”

“而且不少。”Peter同意。外头还有一整个化粪池那么多的犯人到处游荡,就算有成千的特工日以继夜地工作,也不能让事实改变一点。

“所以说还有别的事情占着你的脑子。”

Peter抬眼。“除了什么之外的别的事?”

Neal露出了一种别扭的,犹犹豫豫的微笑。他只会在不打算要搞什么事、不打算要发散那种装出来的魅力、不打算要把人搞得惨兮兮的时候才会用到这种笑容。“除了我之外的别的事。”

“噢,是啊。说得对。我还有些别的事要想,比如荷兰人,还有别忘了,我还有个可爱的老婆。这些都是重要的事。”

“所以说如果你有时候分心一下也是可以理解的。尤其是现在我已经不是罪犯,而你也用不着追我了。”

“这是大部分原因。”Peter同意。“但是今天你弄的那小噱头——”

“好吧,你不用一天到晚来追我……而且我还在牢里的时候你根本不用追我。”Neal从茶几上抽出一张卡片,那是第一张卡片,那上面满是揶揄和殷勤,而且还散发着一股味道——男人的味道——旧香料或者是柠檬,或者也有可能只是麝香。反正就是有男人味的味道。有男人味,隐隐约约的,有那么点讨人喜欢的味道。

Neal将它摆到自己的鼻边,深深地吸了口气。“你知不知道,味道这种东西,能直接引起人的回忆?”

Peter点了点头。

“这闻起来有我的味道。我想。闻起来像是我身上的味道。像是我这个人。”

Neal或许是聪明得跟什么似的,但是他从来都是一个怪里怪气的小东西。“对,好吧。”Peter筋疲力尽地开口。“你说什么都好。”

Peter在机场里抓住了对方,他火得几乎就要在那么多人面前把他铐起来。几乎就要把他铐起来,然后把他拽进一个密室里好好谈一会。天杀的Neal,跟着那个天杀的女的屁股后面跑。难道你看不出现在自己有了什么样的好事吗?Peter那样问他。难道你看不出现在我们俩有了什么样的好事吗?

Neal看起来一点都不在乎。从某种诡异的角度来看,他几乎可以说是高高兴兴地被抓住的。

Neal将身体倚回去,腿搁到茶几上。Elizabeth要是看到他这么干的话肯定会气得跳起来,但是事实上,Elizabeth几乎是给了Neal完全的自由,让他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让你保持精力集中很难。”Neal评论道。

“我今天过得不怎么好。我累了。”

Neal转过身来,蠕动着,直到他在沙发上和Peter完全地面对面。“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被扔进监狱里了,而你有别的事情要优先处理。你还有别的人要抓。”

Peter挑起眉。

Neal低头研究着自己的指甲。“我不想让你忘记我。”他承认道。

“什么?”

“你不会忘记的我,只要有这些卡片在就不会。它们上面有我的味道。”Neal轻轻地指出。

Peter大笑了起来。“你就是这个意思?”他说。“你做事可真是够拐弯抹角的了。”

“什么?”现在Neal又开始紧张起来了,好像只能这样做一样,Neal向前靠的有点太近了,他那双抢眼的蓝眸就像是要在Peter的灵魂上铸孔一样。

Peter强迫自己看向别处。“还有别的更简单的方法可以表达你的意思。”他说。“比起古龙水还有羞答答的小生日卡来说。不管怎么样,你应该将心思放在更大的事情上。比如说少闹点事,或者说是诸如此类的狗屁。”

“可能吧。”Neal认真地同意道。Peter那时候应该想到有什么事要发生了,Neal从来都不会摆出这么清醒的样子,除非他是在计划点什么特淘气缺德的事。

Peter突然站起身来。当Neal的眼里出现那样的神情的时候,最好就是把他的想法直接掐断。在Neal来得及做出反应之前,Peter一把抓住他的手臂。“来吧。”

“什么?为什么?”

“你要走了。”他说着,将Neal拉到门边,无视了对方纤细又完美的身段,也无视了那黑色的高领毛衣让他眼中那片亮蓝色显得更加的迷人。“Elizabeth很快就要从书迷会那里回来了。到那时候你会从这里消失,懂了吗?”

“懂了。”Neal用坚定的语气同意了。他站在门口,突然露出一脸顽皮的样子。那是一个寒冷的晚上,夜空一片灰色,而Neal将自己的双手揣在口袋里。他笑得跟个小天使一样,脸颊因凉意而变得绯红,微风将他的卷发哄得在脸边搔扰起来。

上千块的衣服还有天使一样的脸蛋,Peter有点不是滋味地想着。怪不得他能从这么多狗屁事情里面脱身。

“你不会忘掉我把?”Neal加压。

“这要看我能摆脱你多久了。”

Neal笑起来。“我不见了,你会想我的。”他猜测着开口。

“当然啦。对。”

“但是你忘不掉我。”

Peter挖苦般微笑起来。“不,我忘不掉你。你从以前开始就是我的肉中刺,现在也一样。我可不会忘了这一点。再说了,追你真是我这辈子最有劲的事。”这只是不小心说溜嘴。“喂,这话听起来有点怪。忘了它,好吧?”

但Neal笑得跟朵花一样,几乎可以说是容光焕发了,他看起来是真他妈的高兴,真奇怪地心满意足。那个Neal。谁他妈能懂那家伙脑子里面都装了些什么?

“别担心。我能理解。”Neal向他保证。“我懂你的意思。”

“唔……好吧。”

然后,随着Peter脑中爆发出一阵“我操老天这咋回事”的感慨,Neal倾身过去吻了他,结结实实地,深深地,吻在了他的唇上,就当着邻居的面。

“这他妈——”

“你忘不了我。”Neal笑着说,将身子轻轻地舞动着,挪到对方手臂的可及范围之外。“我还是最有意思的那个。所以你永远都忘不了我。”

“我可能也不会原谅你。”Peter咕哝着,他的脸都热了起来。

Neal此时却兴高采烈地,他就在大街的正中央,旋转了一下。“你才没有生气。我知道你生气是什么样的。不管怎样,至少我知道你永远也不会忘了我。”

“我应该更努力试试看。”

“现在已经太晚了。”Neal又转了一下,然后散着步向前走去,好像这世界上没什么事值得他关心一样。“喂,侦探先生?”

“又怎么了?”

“这就是用了更好的方法来表达我的意思,对吧?比古龙水和生日卡要好?”

在Neal走向拐角处的同时,Peter骂了句脏话。他根本就是直直地走进那个小陷阱里。

“追我还是最有劲的事。”Neal回过头来加上一句。“而且抓住我的滋味会更好,如果你不介意找时间试试的话。”

Peter呻吟起来。他的小诈欺犯迷恋上他了。等着看Elizabeth发现的时候会怎样吧。她已经觉得Neal抢走了本来应该放在她身上的时间和精力了。呃,不对。Elizabeth搞不好会觉得很好笑。反正只要她还觉得这份迷恋只是单方面的话。

“还有,Peter?明天见。”

Peter摇了摇头,厌恶与溺爱之情此时正在他的胸口猛烈地撕扯挣扎。“对,大概吧。”他同意。

“还有意式吐司。”黑暗中传来Neal愉快的声音。

“比玫瑰要好。”Peter不得不承认。

“可能我会两种都捎上。”Neal说完,消失了。

Peter又站在原地好一会,摇着头,震惊得不知道接下来要干些什么好。最后他决定回到屋里,回到那个他不会被诱惑着去追逐那个纤细的黑影的地方,回到那个他能坐在沙发上,或许再喝上一杯小酒的地方。

茶几上放着一瓶昂贵的苏格兰威士忌。那个不要脸的小混蛋。他到底是怎么样放上去的,就在Peter拽他出房子的同时?Neal带来的那张新的生日卡此时正好端端地摆在那瓶酒旁边。

看着那瓶酒好久好久之后,他将它打开,为自己倒上一杯。他没有打算要和别人分享它,更没打算要从它里面找出什么理由,或者读出什么样的暗示。那是一瓶酒,那里面的苏格兰威士忌尝起来妙极了。有时候,这样就很够了。

他终于拿起那张卡,将它打开。那外头印着一个男人钓鱼的图。里面是一片空白,除了Neal留下的一句话。“致未来,这场追逐,以及收获最大的果实。

Peter几乎要将自己的酒洒得到处都是了。那个傲慢的小蠢蛋!他可真觉得自己是那么回事,对吧?Peter无法不大笑起来。

可能Neal明天还会继续挑战他的极限,谁知道呢?有时候他好用得很,有时候他又喜欢弄得天翻地覆。如果他造反,跑掉,Peter也只能跟着他屁股后面追。而如果他们俩都走运的话,Peter会再次抓住他,带他回到他属于的地方。

见鬼,他已经抓住那个臭小孩三次了。虽然看起来Neal觉得那些都不算数。唔,那就是Neal。他辛辛苦苦成为一个诈欺犯,而直到追捕变得和他的罪行一样浩大之前,他不会满意。他可不会简单地投降,但是话说回来,Peter也不会。

而总有一天,Neal Caffrey会停下奔跑的脚步。总有一天,Peter会把他永远地抓住。

这样的结局当然算不上好。Peter微笑起来,将手中的玻璃杯放下,拿起瓶子直接喝了起来。直到那一天来临之前,他都会享受这场挑战与追逐。

comment

绿夫人
沙发~!!“噢太伤人心了,你再也不喜欢我了”美使了!
2009.10.30 23:23

post comment

  • comment
  • secret
  •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ssclormb.blog128.fc2blog.us/tb.php/34-66af656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