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烂尾文搬运计划五号:夜夜夜夜

写给从06年起相伴至今的姐妹们。好吧,大烂尾,大文艺腔,不堪回首啊
第一章

“我走了,到了新的地方再给你电话。”
“不必,你先安顿好再说吧。”
“那…再见。”
“不送。”

所有的相恋故事都是一般结局,生离,或者死别。前者换得一堆过期的甜言蜜语和分手物品清算单,后者演变成一个八点档经典结局。黎墨锦软软地躺在沙发上,思考着刚结束的这段感情加油添醋一番能换来多少稿费。没有了另一个人生活的声音,城市突然变得一片寂静,只能听见心跳呼吸的声音。
如果离别是一首歌,黎墨锦想,他一定是个糟糕透顶的演唱者。

赵霖终究没有打电话过来,只在E-MAIL中留下新家的电话地址和一大堆可有可无的废话。那封E-MAIL淹没在各种垃圾广告中,让人见识到分手以后男人是如何变得和怎样也甩不掉的垃圾广告一样唧唧歪歪。犹豫再三,黎墨锦还是把那封邮件存了档,放在名为4号的文件夹里,作为这个登山爱好者糟糕文采的见证。说再多又有什么用呢,爱已经不在了,各人还是要继续生活,已经走过的事,就让它过去吧。
晚上,黎墨锦、张尼和李冬橘又聚到了一起,在李冬橘名为水色的酒吧里。水色有一个好处,不是它的热闹,而是它的包容。这不能不说是李冬橘经营有方,各色人等齐聚在此,却相安无事,用李冬橘的话来说这叫做老板的魅力,黎墨锦和张尼私下讨论的结果却是那个笑面虎实在是个奸商大佬,开间小酒吧还动员了以前在学校的一切关系,所以霸名远扬无人敢犯。但也不得不说,这个地方真的让许多人留恋,见证过许多人的人生。
“我说四四啊,你来这时间也不算短了,怎么还是甩不掉那个小孩啊?老板我也不是要管你什么,不过总有个未成年人在这乱晃我很苦恼的啊,人家想弄些激情一点的表演还要顾及儿童身心健康…”李冬橘趴在吧台边捉弄着调酒师查凉,得意地看到那个腼腆的孩子耳朵一点点地变红,再配上另一边观望的未成年儿童咬牙切齿的表情,简直让他心里膨胀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老板…我会让他走的…对不起…”查凉小小声地说,眼角却直瞄着坐在吧台另一边的少年。
旁边的黎墨锦听了心里暗笑,这李冬橘嘴上倒是会说,都认识这么些年了,他还是断断续续和某个人纠缠着,也没个结果。心里面是想着,嘴上倒也不说破,只又抽出一根烟点燃,懒得加入这对主雇重复了几万年不变的对话。不料旁边飞出横手,一把夺过烟掐灭,一转头,却是一直闷头打短信的张尼。“哎哟小尼儿,哥抽根烟又怎么了?”
“首先,我不叫小尼儿,其次,你不比我大,最后,这他妈都是你今晚抽的第几支了?”
“小尼儿做的好哈~四四,给他把酒倒上,今晚老板包他的单,随他喝!人民群众里面就是需要这种好同志啊!”
“喂喂喂!你们两个!我抽烟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犯不着吧你们!”
“你严重污染了本酒吧的清新空气,应该送交环保局处理,不过本人老板肚里能撑航母,少看你几眼,你竟敢抽满整个烟灰缸?”
“你这里的空气从来没有清新过好不好?”
“阿锦,不是只有赵霖一个人管你的。”
张尼也是个说话不了留情面的主,黎墨锦低头把玩着被掐得皱皱的烟,李冬橘沉默地冷笑,冷不防查凉送上一杯酒,三人抬头看着这个平常话不多的酒保,却也不说话。
“烟抽多了会口渴的。”小酒保扔下一句话,仍旧埋头擦他的杯子。
“谢谢。”黎墨锦扯出个微笑,来没来得及让接收者看到,有人已经擦着杯子应付未成年儿童去了。
“不说我了,阿尼你怎样?”
“还能怎样,学乖了,不是我的就不是我的。与其哭着嫉妒,倒不如笑着羡慕呵。”
“不然怎样,他正着追倒着追这么些年来都这样,安赫他连张浩都抛下跑去创业了,他更不能有什么盼头了。”
“还是傻。”
“你这家伙面前的烟灰缸也不见得比我好。”
“总好过李冬橘家里那些傻蛋信。”
“谁也强不过谁。来,傻蛋们,干了这杯。”

这天晚上,李冬橘勾搭了半天的小男孩临阵脱逃,气得他嚷嚷着要把酒吧变成会员制只允许小男孩加入;黎墨锦喝着酒,为新小说写了10个开头却都全部否决,并击退不识相搭讪者若干;张尼仍旧噼里啪啦地摧残着手机键盘,最后在黎墨锦和李冬橘的怂恿下跟了一个据说人称狐狸的家伙过夜去了。
水色的打烊歌仍然是同一首寂寞的摇篮曲,褪去喧嚣,夜空仍然孤单。
而夜空下的人也仍然汲汲追寻。




第二章

欧阳学接到李冬橘的短信的时候正在扫除,作为一个有轻度洁癖的人,无论工作多么累他都坚持至少一天小范围打扫一次、两天全家打扫一次,其间他拒绝一切社交活动,包括接电话或者短信。偏偏他又是个忘性出奇地好的人,于是等他真正看到那条短信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张学友来开演唱会了,我有票,一起去好不好?”
正值夏夜,风却很凉。欧阳学看着手机良久,觉得有点恍惚,后来又禁不住想要笑了,于是他慢慢地敲着手机回复。
“好啊。”

两个人约在了体育馆的门口碰面,人很多,老老小小,竟都来听一个中年男人的歌声,李冬橘暗自呼一口长气,如此一来,两人也不至于显得突兀。
“橘。”许久没有见过的人,像是初遇那样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李冬橘一下子有点慌了神。那个人从以前开始就是那样干净清爽的模样,这么些年过去了,竟也没有什么大变化,只是那长开了的轮廓、低沉了的嗓音,分明已不是当初的青涩。
“来啦,我们进去吧。”

座位很好,可以轻松地将舞台收入眼底,fans们的呼喊,眩目的灯光,一首又一首熟悉的歌,李冬橘觉得仿佛要融化在这一切里面。这一切实在来得晚了,原本应该在某个遥远的夏天就应该来了,但是这一幕却迟了这么久才赴约。欧阳学听得很认真,遇到喜欢的歌就大声地和着,不记得歌词的时候也跟着节奏轻轻摆动。李冬橘看着他,10年前、10年后,这个男人认真的神情仍然让人悸动,忽然好像有些什么东西在心中猛烈地炸开,李冬橘回过头用力地挥动着手中的荧光棒,大声地唱。

“我唱了这么多首的歌,只有这首歌是真正写给我的歌迷的,是你们成就了我,送给你们,今晚的最后一首歌,《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在十七岁的初恋第一次约会
男孩为了她彻夜排队
半年的积畜买了门票一对
我唱得她心醉我唱得她心碎
三年的感情一封信就要收回
她记得月台汽笛声声在催
播我的歌陪着人们流泪
嘿陪人们流泪
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在二十五岁恋爱是风光明媚
男朋友背着她送人玫瑰
她不听电话夜夜听歌不睡
我唱得她心醉
我唱得她心碎
成年人分手后都像无所谓
和朋友一起买醉卡拉ok
唱我的歌陪着画面流泪
嘿陪着流眼泪.
我唱得她心醉
我唱得她心碎
在三十三岁真爱那么珍贵
年轻的女孩求她让一让位
让男人决定跟谁远走高飞
嘿谁在远走高飞
我唱得她心醉
我唱得她心碎
她努力不让自己看来很累
岁月在听我们唱无怨无悔
在掌声里唱到自己流泪
嘿唱到自己流泪
她来听我的演唱会
在四十岁后听歌的女人很美
小孩在问她为什么流泪
身边的男人早已渐渐入睡
她静静听着我们的演唱会”
最后一首歌,最后几分钟的纪念,两人的眼眶都湿了。他们听那么专注,唱得那么动情,仿佛台上的那个人只为他们两人而唱。一曲还未终了,便已经开始想念,不知再见此情此景,又需耗去多少光阴年华。

走出会场时已经接近午夜,李冬橘要回店里面看看,欧阳学就提出要去喝一杯。走到停车场的路上,两个人静静地并肩走着,欧阳学忽然小声地哼起歌来。
“如果这都不算爱。”李冬橘脱口而出,说完却把肠子都悔青了,这么样的一句话实在是太过不合时宜,慌忙地想说些话来掩饰尴尬,却看到欧阳学对着他微笑。
“我…那个…其实我…”
“冬橘,谢谢你。”
“不用谢…阿学,你听我说,其实我…”
“我知道。”
李冬橘瞪大了眼睛,嘴还维持在“我”字的嘴形上,声音却发不出来。
“这场演唱会来迟了多久,我就等了你多久,”欧阳学还是笑,抬头看着天空,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我一直以为你讲的时候我会很激动的,但我错了。”
“错了?”
“你知道吗?即使你再爱一个人,久不相见,他的面容就会在你的记忆中渐渐模糊。也许我等你一句话等了太久了,等到我已经对这句话的感觉已经模糊了。”
李冬橘苦涩地笑了:“是么,其实我也没想过自己能得到你回应什么的,只是想,这么些年,总要有个结果。”
“是啊,这么些年,我们都这么老了。”

李冬橘终于还是没有去店里面,而是和欧阳学分别开车回家了。到家以后,他从柜子里拿出一个被擦得发亮的木盒子,把两张票跟放了进去,和一堆从未寄出的情书还有几张旧照片放在一起。

隔天的早上,欧阳学又收到了一封短信。
“不如重新开始。”
“好啊。”

comment

post comment

  • comment
  • secret
  •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ssclormb.blog128.fc2blog.us/tb.php/25-20d6cfa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