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烂尾文搬运计划二号:【J】OASIS

章一……锦户亮
今天是关八录制堂本兄弟的日子,天气晴朗的让人有点受不了。锦户亮对着窗外发呆,保姆车驶过一条两边都是大树的小路,叶缝中透出的阳光射进车窗,细细碎碎的,却仍刺得人眼睛生疼。他狠狠地揉了揉眼睛,手指传来稍微潮湿的触感。

“小亮,要加油哦!”

又来了。
最近,总在恍惚中想起这么一句话。这句话锦户亮再熟悉不过了,几乎每一天都有人这么跟他说,要加油要加油。有时候是前辈轻轻地拍一拍自己的背,他总是微低着头,用了自己反复练习了很久的微低嗓音沉沉地说句是,斩钉截铁地。有时候是同辈在肩上锤一记狠的,他就用了稍高的嗓子嚷嚷,“也不看看大爷是谁,用得着提醒么?”瞧瞧,这才是锦户家小爷的厉害,这些P话怎么回答,老子早八百年前就想好了。
只有那一次,锦户亮愣是呆着,半天也没憋出一个字。
可憋屈了。

时至今日锦户亮还是没弄懂,自己虽然说不上八面玲珑舌灿莲花,到底也是这么多年摸爬滚打过来的,什么鬼话不能说上一点?可是那次,就那一次,看着那小混蛋哭得一塌糊涂,将一句好好的加油颠三倒四地说出来,他半个字都接不上。就那么呆呆地张大嘴,跟金鱼似的,那话都到嘴边溜了好几回了,就是出不来,跟声带断了似的。看着眼前的小孩儿哭得打颤的身体,锦户只能将他抱紧,紧得两人单薄的身体贴在一起,骨头互相咯着,胸口一阵喘不过气的疼。
其实是准备好了的。如果他哭的话就要很温柔地把他揽住,说些好听的,例如你还有我们几个哥啊,脸蛋这么漂亮公司不可能放那儿不用很快就可以回去啦……如果他说什么丧气话就要男前地锤他的肩说些小混蛋瞎想什么之类的话……
结果,一句都没用上。
感觉着怀里的人一阵一阵地颤抖,锦户突然觉得自己有种从未有过的强烈感觉。
大笨蛋。
我们都是大笨蛋。

到了乐屋,锦户突然发现和上一次跟news一起上节目的时候是同一间。
当然是同一间的,每一次的guest都是用同样的休息室,无论你是这圈子的顶峰还是谷底,大家都一样。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就突然惆怅了起来。
身边的人已经不一样了。
说老实的,锦户对于news这个名字不见得有多执著,也曾在初成立的时候狠狠地怨过其他成员。那时候啊,就觉得是一群乌合之众了,虽然有P在,也有那小子在,但就是觉得不舒坦。何况,何况西边儿老家,还有那么几个人,和自己一起,走了那么远的路。
即使是这样,锦户还是略略惆怅了起来。
这就是idol的命,别看一个个光鲜亮丽呼风唤雨的样子,其实也就是一群木偶,被人打扮得漂漂亮亮地拱出台面,身体却是被无形的细线控制着,随着别人的命令起舞。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吃得这行饭就要担起这样的事情,这个世界自己如果不去争取,没有人会给你一碗饭吃,这是连刚刚进社的jr也懂得的道理。
不过说起来,人这种生物,是道理永远没有办法说得清楚的。
于是22岁的锦户亮,在乐屋里面华丽丽地忧郁了。

像以往一样,节目录制时间是播出的几倍长。第一次接堂本兄弟的通告,大家都紧张,端坐在小凳子上,一开始连挪动屁股都不敢,只有某两只坚持不懈地搞气氛,让场面稍微不那么尴尬。后来是渐渐好起来了,毕竟面对导演的不满,没有人敢不把紧张这种无用的东西抛掉全心投入工作。按堂本兄弟的惯例,两位前辈不停地抛出奇怪的问题,正当锦户有点出神的时候,光一前辈突然一脸坏笑地问:“为什么要叫关8呢?”
“因为有个家伙在放长假。”hina即答。
其实只是很普通的一句话,并没有什么特别煽情的地方,但是听在有心人的耳里,愣是让人鼻子发酸。
这就是功力啊,“八面玲珑”这四个字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拿来形容人的。
一定不会被播出的吧,这句话。但是,一定会被传出去吧?然后台下那些看不清脸的女孩子们会更加疯狂地买碟买杂志买各种各样的周边,也会有新的人为之感动开始高举关8的小旗。也许,也会传到那个人的耳朵里去。
那个人会揉着发红的鼻子悄悄地说大家都很努力。
也许换作是hina在的话,那个家伙就不会哭得那么惨了,一定能照顾得很好的。
起码不像现在那么糟。

其实锦户亮并不是那种心思特细腻特纠结的人,但当然也不是那种脑里光长一根筋的人,所以在今天小小的低潮以后他又恢复了生气。毕竟日子还是要过,至少在吃着心爱的白米饭的时候要忘掉那些个烦心事儿感恩地吃。
就这么着吧。好好吃好好睡好好前进。

录影结束之后收到了赤西的mail,一大段空白之后是四个字:去看海吧。末尾再加上一个大大的爱心。又是赤西式的骚扰短信,锦户摆出=_=的表情,狠狠地回一句:“。”想到赤西受到短信后会有什么反应,锦户亮决定如果他换新手机的话一定不问为什么。

comment

post comment

  • comment
  • secret
  •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ssclormb.blog128.fc2blog.us/tb.php/23-3f72b0d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