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烂尾文搬运计划一号:【J】后来

后来,那些孩子们一个个地长大了,在同一片天空下,各自朝着未知的方向奔去。

可能是冬天让人容易变得文艺起来。横山靠在乐屋的窗边,东京的风景已经被雪染成了厚重的白色,他盯着挤满了雪的枝头,喃喃地道:“当时共我赏花人,点检如今无一半...”
一旁的村上正在镜子前检查脸上的豆豆的成长趋势,凉凉地抛出一句:“横山你今天来的时候吃了饭没有,瞧你给饿得,头晕了吧?”
横山心里有点恼怒,心想老子偶尔走走文艺青年的路线还不行了?这村上没事搭什么腔,气煞人也。正想回嘴,却听他又说了一句。

“怎么可能大家一直一直在一起呢?”

是啊,怎么可能,一直一直在一起呢。
大家。



“大家辛苦了。”
和工作人员都道完别后,锦户觉得自己的腰酸疼得不行,简直怀疑自己的腰椎是不是都移位了。他扶着腰钻进保姆车,心里面盘算如果上医院看了有问题这应该算是工伤可以申请赔偿,想得正入神呢,经纪人往他手里塞了一张车票。
锦户低头看了一眼,手里只有一张车票,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内的呢?”

话到了嘴边却没有吐出来,他突然想起来了。
他们没有一起坐新干线很久了。



虽然说美国有很多金发碧眼身材火辣辣性格也火辣辣的美女,但如果让赤西仁选,他还是觉得东京的冬天最舒服。
可能是自己真的有点没神经吧,刚来这里那会儿居然什么感觉也没有。
当然,除了必须要说英语以外。
他在纽约一个普普通通的社区里租了一套普普通通的房子,过起了一个日本人在纽约的普通生活。
就像从前他忙得没空吃饭的那段时间所梦想的一样。
他没有装电视,播的都是英语节目,有看没有懂。前几天跟房东指手画脚地说了几个小时终于开通了网线,这两天都泡在网上。
突然就看到了,他们以前的照片。
其实也不是多久之前,算起来也就一年前,可感觉却像是很久很久以前了。明明是不远的事情,却也可以称得上是回忆了。

这样一想,便觉得美国寂寞的可怕了。



都说今年的生田斗真可算是丰收的时节了。
山下的家人录下了所有他还有和他关系比较好的人的演出,一叠叠盘整整齐齐地排列在柜子里,上面有山下妈妈细心标记好的年月日和节目名称。
最近的一套碟是《花样男子2》的,因为正在热播的关系并没有归进柜子里,而是散放在山下的桌子上。
山下看了,只看了第一二集。

那是工作到半夜的一天,回到家累得连话也说不出,洗了澡以后精神却格外的亢奋。他把自己埋在厚却松软的棉被里面,看那个孩子在电视里面哭着笑着怒吼着。
他觉得有点疑惑,又有点酸溜溜的,斗真啊斗真,原来你还有这么多表情。我都没见过的表情。
然后他又劝自己,你傻呀,人呀,总是在不断长大的。

那晚,他梦到很久以前他们两个的闲聊。
“山P,我昨晚梦到我们两个是漫画人物耶!”
“哈哈,我这么玉树临风,莫非你梦到我是流川,你是傻瓜樱木?”
“不对不对,是《touch》,我们是和也和达也呢。”

和也和达也,终究没有一起长大。
我们的时间,也和他们一样,停留在了很久以前的一个夏天。



很久以后的现在,每当和那两个人有共同活动的时候,樱井的心里面还是会有“咯噔”一下的感觉。
即使这样的感觉很有可能一年才能碰上一次。
跨年的后台是一年里面最热闹的,J家人是多,最后混出来的也就那么些人,出道前后一路这么对着过来,想不熟也难。
上台前大家都在后台打打闹闹,樱井瞟到大头帮他的相方整理了一下衣服下摆,特别自然顺畅,像是已经帮他整理了一辈子那样。
又是“咯噔”一下。
旁边松润看在眼里,用力捏了捏他的脸。
“都那么些年了不是?”
樱井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只是把身子挨了过去,压在他身上。
是啊。

都这么些年了。
我们都长大了。

comment

post comment

  • comment
  • secret
  •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ssclormb.blog128.fc2blog.us/tb.php/22-938c9d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