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我我我我是不纯洁的N21翻译

自作孽不可活


哈利悄悄溜到莱姆斯的门边,试着决定自己应该现在就脱掉斗篷,还是等进门了再说。不过算了,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隐形斗篷的事——即使是莱姆斯也不要。再说了,如果莱姆斯发现了这个小秘密,他很可能会对此更感兴趣,比起他准备的惊喜来说。

所以哈利又溜到大厅里一套甲胄旁,小心翼翼地将斗篷叠好,藏到底座后面。如果莱姆斯问起哈利怎么跑这么远过来,还穿成……唔,莱姆斯也只能相信哈利行动很谨慎了。

小心翼翼地回到防御学教授的门边,哈利觉得自己的腹中一股兴奋的暖流正在打转。他的手心激动刺痛起来,在他拽着自己的裙摆的同时变得有点潮湿。这次他穿得那么短——比他穿过的所有裙子都要短——这让他既高兴又恐惧——万一有人把他抓了个现行怎么办?

但是梅林,当他在杂志上看见这套衣服的时候,这繁复的皱褶、飘逸的裙摆、童话精灵般的棉纱堆叠成的景象,他一定要拥有它。他希望自己此刻看起来如同他心中感受到的一样漂亮。穿上这样的一套衣服简直是太棒了——当那裙摆旋转,拂过空气的时候,他觉得自己就像羽毛一般轻盈,如雪花一般优雅。

深深地吸进一口气,硬起头皮,哈利猛地拍起门来。

“进来。”一个声音啧了一下。

哈利感到困惑又不安。莱姆斯从来不会这样啧声的。他几乎从来没有发过脾气。但话又说回来,或许专横的莱姆斯也很有意思。

哈利觉得自己的下体抬了抬头,他鼓起勇气打开了门。“教授?我来这里做劳动服——”哈利因震惊而咽下了剩下的话。坐在防御学办公室桌后,冷静地批阅作业的并不是莱姆斯。而是斯内普,此刻他正弯着腰盯着那些作业,老天啊我该怎么办?

斯内普的抬起头看着他,因惊讶而动摇了一下,然后就变得非常、非常的平静。

哈利知道那个男人正将眼前的画面牢牢地记住。他能从斯内普身后的镜中看见自己,那镜子是莱姆斯为了他们之间的第一次而买的,而他也知道斯内普正在看着什么:哈利身上那条漂亮蓬松的小芭蕾舞裙,搭配着的紧身衣完全贴合着他的身段,还有随意地裹着他那双柔软如小马般双腿的网袜,丝质拖鞋和束着头发的缎带。接着,当然,这一切还沾上了一抹魔法色彩,哈利在霍格莫德里买了双翅膀,本让人以为是要送给一位表姐妹的礼物。那双薄纱精灵之翼制成的此刻正在他的紧身衣后闪烁着柔光,轻缓地鼓动。

斯内普。看到了。一切。

在一段长长的片刻中,斯内普只是盯着他看而已。突然,那个男人的嘴抿出一个小小的坏笑。“你来干什么,波特先生?为了……劳动服务,对吧?”

哈利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他难以承认自己是为了来显摆一下人生中第一套自己买下的漂亮小衣服,而且满怀着卢平教授也会喜欢它的希望。相对地,他点了点头,感到一阵口干舌燥。

斯内普静静地研究着他。

在斯内普的凝视下,哈利开始涌起一股奇怪的感觉。那个男人太安静了,他的双眼微眯着,像是在算计什么。他背后的小翅膀鼓动的速度犹如此刻他的心跳一般迅速,哈利觉得自己像是一只受观察的小虫。

“我来这里劳动服务,跟莱姆斯,”哈利终于成功开口。“呃——跟卢平教授。”

“我知道了。”斯内普的话犹如一记拍打。“不幸的是,卢平教授今晚身体不适。我想他会指派自己最钟爱的学生进行如此独特而又屈辱的劳动服务,这并非完全不可能,但同时几率也不大。”

哈利的脸红起来,他咬着牙,拳头紧握着。莱姆斯从来没有让他受过屈辱,但他知道此时如果开口争辩的话,也只不过是挖更大的坑让自己往下跳而已。

“告诉我实情,波特先生。”斯内普吼道。“一次恶作剧——这是一次恶作剧,对吧?你想看看我会做什么。很好,我告诉你我会做什么,我会将你开除,你这个小——”

“这不是恶作剧!”哈利激动地反驳。“不是!我被允许——”哈利突然住嘴。他怎么可以在不作任何解释的情况下解释这件事呢?

“或者说这是一个测试?”斯内普继续开口。“卢平知道我会在这里,他肯定知道。我必须得了解他的课程进度。所以说——这是某种陷阱?或许我应该带去见校长的那个人是卢平才对。运气好的话,我能将你们两个人一起摆脱掉。”

哈利因恐惧而重重地摇头。比任何事情都重要的是,他不能让卢平教授陷入麻烦里。今晚的事只是哈利一个人的主意,而莱姆斯一直以来都对他那么仁慈。他给哈利买漂亮的衣服,他让哈利进出他的房间。他让哈利感觉那么舒畅,用自己宽大的手掌和温柔的手指还有——他给哈利一个可以做自己的空间!而哈利想做的,只不过是回报这个男人的宽容,让他不要落入困扰。想方设法地,哈利也必须得说服斯内普不要怪罪莱姆斯——而且不要说出去。

“这不是圈套。”哈利哑着嗓子说。

斯内普眯着眼好一会,然后他终于在座位上坐定,紧张感从他的身上褪去。“不。不是圈套。”他呢喃着,手指拂过自己的嘴唇。

哈利不知道如何回应。他小心翼翼地看向斯内普。“你相信我?”

“那都在你的眼里写着呢。”那个男人回答道,轻蔑地挥了挥手。“真的,波特——你太容易读懂了。但那么说来,这不是一个陷阱了?”

哈利再次强调地摇了摇头。“不,不是陷阱。真的,先生。这是——这只是——本应是一个惊喜。”

斯内普的眼中闪过一道残忍的光芒。他猛地站起身来,大步走向对方,哈利突然意识到那个男人的身材多么高大,仿佛要将他压倒一般地俯视着。在烛光下,他的身体投射出长长的影子——那道影子伸展着,将哈利的身体整个蒙住,浸润着他的身体。哈利颤抖起来,尽管他并不能真的感受到它。并非真的如此。你并不能感受到黑暗。

哈利向后退着,直到自己的背部抵住了教室的大门。

“一个惊喜?”斯内普粗暴地说。

“我——对。”哈利说。“大概吧。但是他——”

“你喜欢卢平教授,对吧,波特?”斯内普问道,语调里海带着一种古怪而空虚的苦涩。

“对。”哈利挑战般开口。“很喜欢。”

斯内普轻笑了下。“所以你来给他惊喜。你那么喜欢他,到了穿着自己放荡的小蕾丝裙在夜里跑过来的程度——你是来勾引他的,对吧?”

哈利的脸红得像要烧起来一样。有时莱姆斯会触碰他,这是事实。而哈利也喜欢他这么干。他还记得早些时候他变得那么硬,就在他换裙子的同时,他一直在想着莱姆斯脱去它们的情形。

“哼,我可没有这么容易就被勾引到!”斯内普突然将手重重地拍在桌子上,这个动作造成的响声如此之大而且突然,让哈利整个跳了起来——而更让他觉得羞耻的是,他的下体也随之跳动了,立正站直。而他小裙子根本没有起到一点点遮挡的作用。

斯内普看上去为了这个进展而高兴,如果他那邪恶的冷笑是在表达什么的话。“你觉得我想上你吗,波特?”他盘问道。“我不想。”斯内普看着他,深黑的眼里带着的强度让哈利战栗起来。“我只想看你哭而已。”

哈利挣扎着向后,将一只颤抖的手覆上自己的唇。他从来没有听过斯内普说脏话,而让他惊讶的是这听起来是如此的令人恐惧、奇怪而且下流。

“过来,男孩。”斯内普要求道。

哈利没有动。“你想干什么?”

“用板子抽你。”斯内普回答。

哈利双颊一片绯红。用板子抽?像是打屁股那样吗?哈利感觉到一股罪恶的渴望涌满他的全身。

他恨斯内普,但同时,他心中某个秘密的角落又渴望知道那会是什么样的感觉。他曾经鼓起勇气叫莱姆斯打他的屁股,就一下下,就重那么一点点,但莱姆斯不肯。莱姆斯太温和了,根本不想伤害他。这让哈利感到失落,因为有的时候他偷偷地希望事情变得就那么一点——就那么重一点,打打屁股或者扯扯头发或者甚至将他的手腕绑起来。仅仅是这个想法就让哈利的心怦怦直跳。

他知道斯内普还在看着他,这让他的脸变得有点紧绷。他俯视哈利,他全身都焦急地拉紧,他的眼睛闪烁着黑暗的光彩——哈利的恐惧开始颤抖,并扭曲成什么新鲜而羞耻的感觉。他不想——他不可能想——

“先生——求你了。”他哀求着,声音都变得破碎起来。

“求我什么?”斯内普回答道,几乎像是他能读懂哈利此刻的想法,可以感受到他此刻的犹豫。斯内普微笑起来。“你快碎了。”他说。

“什么?”哈利回答。

“你快要碎掉了。我只需要拎出一根绳子,将你捆起来——”

颤抖着,哈利站在那里,不确定地将自己的重心从一只脚换到另一只脚上,手指扭着裙摆上的薄纱。斯内普真的可以读懂他的想法。他知道哈利想要什么吗?他知道——他知道哈利有多坏多下流吗?

斯内普慢慢地坐回莱姆斯的椅子上,视线一直和哈利的纠缠着。“过来。”他命令道。

哈利用恳求的目光看向他。

“现在!”斯内普咆哮道,哈利发出一声短促的尖叫,突然发现双腿已经背叛了自己,服从了那个男人的命令,他那双小粉红绸拖鞋无声地掠过房间。“弯腰。”斯内普在他耳边低语。他对着自己的大腿打了个手势。哈利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就在此时此地,就这样因羞耻而融化在地板上。

哈利已经尽全力了,但显然这对斯内普来说还远不够好。那个男人移了移腿,突然间哈利的腿悬了起来。他的脸变得更热了,他从不知道自己如此矮小,腿都够不到地上。

但可能是咒语的原因,或者可能斯内普将椅子升高了,因为哈利此前也曾躺在莱姆斯的腿上好几回,但他从未感觉自己如此渺小。他希望自己的小翅膀不会妨碍到。他无法忍受斯内普折断任何一边的这个想法。

斯内普全身贯注于自己的想法上,当第一次打击来临的时候,哈利毫无准备。他叫出声来,泪珠在他眼眶中翻滚着。

“你喜欢穿得像个小女孩?”斯内普像进行一次最普通的谈话般开口。

“对——对。”哈利哽咽着。他回过头去看,那是个宽厚的黑色板子,上面还有一些小洞。哈利觉得那看起来像是来自某种中世纪的刑具。

“唔。”

第二下拍打,一阵火焰灼烧的感觉穿行过哈利的脊梁。“噢——天啊!”痛苦让哈利紧闭起了眼睛,牙关咬得紧紧的。

他感觉到斯内普的手滑到他的脸颊下,逼他抬起头。“为我哭出来,波特。”那个男人指示道。

又一声啪,又一阵因痛苦产生的震颤。

“我保证,只要你给了我我想要的东西之后,我不会再伤害你。”斯内普轻声道。

哈利的视线向上,对上那个男人,眼睛睁得大大的。

“我能看到眼泪已经悬在你的睫毛上了。”斯内普对他说。“你有一双如此漂亮的眼睛。你要做的只是眨眨眼。”

啪!

哈利忍住了,没有因痛苦而发出呻吟,一颗大大的泪珠落到了地板上。他双眼紧闭着,在泪水不停落下的同时,一阵愤怒和羞耻的感觉充斥着他。

然而,斯内普,此时却震颤且满足地缓缓吐出一口气。“有这么糟吗?”他的语调中充满了快意。

“很疼。”哈利呜咽道。“真的很疼。”

“你以为这是好玩的?”

哈利将头转开,没有回答。

斯内普看起来还要这场对话。“你确实想象过自己会享受。”他喃喃道。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不稳。“你喜欢女装。你喜欢打屁股。”

“我不喜欢打屁股。”哈利急忙澄清。

斯内普哼了一声。“当然不是那么用力的了,不。”哈利抬起头看向他,可能是光线在捣鬼,但是有那么一瞬间,斯内普脸上出现了那么一丝不确定的神色。“也不一定总这么疼的。”他开口评论道。

“对。”哈利说。“只是——只是——嗯,对。”

出乎哈利的意料,那个男人抚上了他,手在他的头发上流连着,滑到他的背上,最后将他清凉的指尖停留在哈利烧灼般红热的屁股上。

“对不起。”那个男人疑问地看向哈利。“但是如果让你知道你确实是对的,会不会让你好过点——有时痛苦中的确含藏着愉悦。”

现在他开始抚弄哈利的臀,他的双手如同液体,流过哈利包裹在紧身裤下的双股,却没有留下一点点摩擦感。这很舒服。哈利仍然能感受到疼痛——但这很舒服。那并不完全是痛苦。不再是了。

“现在我已经得到我想要的了,我应该允许你得到同样的体贴吗?”

哈利恍惚地看向对方,他的睫毛上仍挂有未滴落的泪珠。他现在已经不像出发的时候那样觉得自己像个漂亮的小公主了——现在他的衣服都皱巴巴的,头晕目眩,全身都酸麻刺痛着。

斯内普用奇怪的目光看向他。“是什么让你开心的?”他问。“你的小裙子?”

哈利吸着鼻子点头。

“我承认这套衣服比我想象中要来得迷人。是你选的吗?为什么?”

哈利开始冷静下来,躺在斯内普的大腿上让他感受到一股奇异的温暖,仿佛全身上下都没有了骨头一样软绵绵的。“它太漂亮了。”哈利深吸一口气。“你真应该看看。它在橱窗里的样子。”他又加上。“它那么闪耀又柔滑,而且——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我喜欢这裙子散开的样子,有点硬挺,但又是粉红色的,就像——”哈利停住,脸红了起来。

斯内普哼了哼声,但那是充满的笑意的声音,没有了他平常惯有的那种蔑视。

“我带够了钱。我很害怕,但是——但是它真的太美了。你有没有见过芭蕾舞者?麻瓜有这种职业的,你知道。像是在戏剧表演里面的。他们就像蝴蝶一样四处舞动,他们像是在台上漂浮一样轻盈,跳跃着,有时候他们还戴着闪闪发光的小皇冠。”

斯内普看着他,脸上有种被逗乐了,近乎温柔的神情。那不是斯内普平常会对他摆出的表情。“确实。”

“而我实在太想要像那样了。我想一遍遍地转圈,直到晕乎乎的,觉得自己闪亮而美丽,就这么简单。”

斯内普真的微笑了起来。“你的脚太大了。”他评论道。

哈利的脸垮了下来。

“但你仍然是美丽的。”那个男人插话,将彼此都吓了一跳,如果斯内普那时脸上的表情可以解释的话。他盯着哈利。“哭泣过后就更美了。”斯内普喃喃道。“你的鼻尖都红了,脸颊也是,还有……嘴唇,也一样。”他说着,将拇指拂过话中提到的部分,仿佛是在强调自己的意思。他的手看上去那么大,它们离哈利的脸那么近,已经到了有点好玩的程度了。“而且你的睫毛很浓密,还沾着眼泪。我几乎没有见过任何比这更迷人的事物了。”

哈利藏起了一个微笑,他将头转开,好让斯内普看不到脸上泛起的酒窝。“我喜欢这裙子。穿上它感觉很舒服。”他承认。“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我想这是麻瓜衣服的原因,你知道。它既柔滑又漂亮,而且也凉快。”

“是吗?”斯内普用一种几乎可以说是散漫的方式爱抚着他。他的手一路滑到哈利的胸部上。“它的确很柔滑。”那个男人评论道。“几乎可以说是滑不留手了。”

这丝绸般柔顺的触碰让哈利的翅膀同意地震颤着,而这根本就藏不住,在斯内普流连不去的触感如此轻柔地发掘他的身体的同时,哈利感觉到一个指尖正揉弄着他其中一个乳头。

斯内普的身体僵了一下,然后对哈利露出一个小小的坏笑。“这布料非常有弹性,对吧?”他从喉间压出一声呻吟。

“嗯。”哈利说。那个男人又开始抚弄他,触碰着莱姆斯有时会触碰的那些部位,一下手指的轻弹让他突然蠕动起来,身体泛红而滚烫。“先生。”他轻轻地开口。

“不疼,对吧?”斯内普回答。

“不——不。舒服。但是——噢!”一记突然的又直接的轻拉,从他口中扯出一声惊讶的低呼。

“这样疼了,对吧?”斯内普说。“但只有一点点。”

“只有一点点。”哈利同意。

“但不难受。”

“不。”哈利觉得难以呼吸了。“一点都不难受。”

斯内普开采哈利乳尖的方法是完全无法预料到的。他抵着哈利身体的指尖触感如此光滑,但哈利知道那其实是他那套芭蕾装的功劳。然后斯内普停住了,用力拧了一下,哈利觉得一阵令人兴奋的小痛楚绽放开来。

“噢,噢,噢。”哈利喘息着。

“喜欢吗?”斯内普喃喃道。

哈利有点苦恼地开口。“对。”他说。那很舒服,尽管那也是莱姆斯做过的事。斯内普继续揉扭,哈利蠕动翻腾呜咽着,他的下体挣扎着,脚趾都蜷曲了,斯内普得意地笑出来。

但很快哈利心中又涌起那种感觉,那种仍不满足的感觉。莱姆斯好像从来都没有发现到,但斯内普的的注意力就像激光那样锐利,而且此刻他正全心贯注在哈利每一个动作上。

“你想要点别的吗?”他问。

哈利有点害怕地看向他。“不,先生。我喜欢这样。真的!”

斯内普的嘴角按下,但哈利有点好笑地想,那大概可以被归类做微笑了,只不过稍微有点倒转而已。“或许我应该向你展示一下,打屁股其实可以是一种让人享受的事情。”

“你没有必要这么做。”哈利很快地接嘴。

仍然是那个严格来讲算不上时微笑的表情,斯内普摇了摇手中的板子,它变形延展起来。现在那看上去就像一个又长又薄,还有点弯曲的小铲子。

“那是用来干什么的?”哈利问。

斯内普用一记轻打回答了他,那个小东西拍向哈利的屁股,让他觉得有点刺痛。

“噢。”哈利开口。

有那么点疼。但又并不是真的痛。这让人觉得有点邪恶的舒适感,一阵刺麻的、令人愉悦的痛感。斯内普没有用力打他,他只是用那小板子拍过哈利的小屁股而已。

“太舒服了。”哈利喘息着。

斯内普的微笑扩大了,变得锐利而饥渴。“再重一点?”他提议道。

哈利急切地将自己的臀部撅起。斯内普打的力道和速度都增强了。现在每一次击落,都让哈利已经酸痛的肌肉感觉到一阵火辣。哈利啜泣着,开始在斯内普的腿上扭动着发情。

他能听见那个男人的呼吸声变粗了。对方停了一小会,然后哈利感觉有些东西划过他被紧身裤裹住的双臀——紧接着突然传出一声粗糙的撕拉声,哈利的屁股和微凉的空气亲密地接触起来。

他惊恐地抬头看向斯内普。“你撕掉它了!我的漂亮小裙子!”

“你能不能安静点!”斯内普咬紧牙关,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我等下会把它复原的!”他的手举高,然后又突然扯下,一阵被捆的疼痛直直地穿过哈利的屁股。

“噢!”哈利哭喊出声。

斯内普也同样发出一声呻吟,哈利对着他眨了眨眼。那个男人粗声喘了口气。“可爱。”他沉吟着。“一根红色的漂亮丝带正好穿在你粉红的小圆屁股上。”

脸热起来,哈利将一只手向后摸索过去,他的手指正好触碰到那勒痕。而斯内普的手指也同样,近乎虔诚地追寻着那穿过哈利臀瓣的火线。斯内普发出一阵愉悦的嘶声。“你柔软的肌肤简直能让绸子都相形见绌。”他评论道。

那出乎意料的评论和在他放松的臀部上温柔的触抚,让哈利发出一声柔软轻颤的呻吟。

斯内普停了一下,又开始拍哈利的屁股,但力道并不重。

刚刚好。

哈利的阴茎此时已经解脱了束缚,变得更坚硬及饥渴。他多么想碰一碰它,但他很清楚那样会让斯内普生气。作为替代,他将那个男人的膝盖抱得紧紧的,他的指关节都变白了,手掌颤抖着。

“不,不是那。”斯内普开口。“将你的身体打开。”

哈利抬头看去,一脸不解。“打开?”

“你的屁股。将他们撑开。”斯内普下了指令。

哈利因困惑且羞涩而变得全身发烫,他的身体被一股顽皮的兴奋感占据着,他服从了那个男人的要求,同时小心翼翼地避开那对滚着蕾丝的翅膀。

斯内普改变了他的击打方式,那个小板子探索着哈利的屁股,偶尔落下一些像亲吻一样柔和的轻拍,有时还会掐一下——那动作在他的臀上打着转,一点一点地靠近,直到——

哈利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感觉。噢,他从未想象过任何如此错误而又震撼的事物,就像那小板子拍打着他的入口,他全身最为隐私的所在。

“你应该看看你那小洞口的颜色有多红。”斯内普带着邪恶的笑意对他说。那个板子又沉下去少许,鼓动着,给哈利的洞口带来温暖的舔舐般的触感。“就像是小小的,丝绸做的玫瑰,准备绽放。”

“噢,先生。”哈利叫着。他试着要用手掩盖住自己的哭喊。

斯内普嘶哑地笑了。“你知道,你那小小的、精致的拳头紧紧地压在你红红的嘴唇上,这并不会让你看起来的淫荡程度少上几分。”

哈利将自己的手挪开,他的唇和关节间仍有一丝晶莹的唾液线连接着。“我以为你不觉得我淫荡,”他喘息着。“我以为你不想上我。”

斯内普一把扯起哈利的乱发,将他的头拉起来。哈利的头上的一条漂亮丝带飘落到地上。哈利眼睛睁得大大地看向他,满脸困惑。他不知道斯内普在干什么,或者为什么他要停下那拍打的动作。

“我说谎了。”斯内普老实地说。“我想狠狠地上你,狠到你明天几乎站不起来的程度。我想狠狠地上你,狠到你的腿抖得只能勉强让你走到课堂上,而你亲爱的卢平教授一看就能知道我都干了些什么。”斯内普粗暴地吻他,他的舌尖刺入哈利的嘴里。

哈利设法将自己的胳膊环上那个男人的肩膀,即使那意味着它们得摆出扭扭曲曲的样子。老天,斯内普的身体如此紧绷。哈利能感觉到那个男人的肌肉,坚硬而颤抖着,像是准备绷开的弹簧。哈利觉得坐在对方腿上的自己如此娇弱而瘦小,斯内普有力的拳头将他的头发扯得紧紧地,让他的眼里泛起了泪水。

那个男人拉开了身体,小小地喘了口气。

“继续伤害我。”哈利恳求道。“噢,求你了,先生!”

斯内普有那么一丝短暂的惊讶,但紧接着他将手搁在哈利颈后,将那男孩的身体再次弯下去。哈利急切地将自己的屁股分开,在斯内普重新在他的皱褶上开始那甜美的拍打的同时尖叫出声。

哈利再次开始哭泣,这次他哭得更重了,大声抽噎着,让他自己都有点震惊。

“疼吗?”

“不——不!太舒服了!”哈利哭叫着。“很性感。我想要——我想要——”

一阵突然的紧压感缠绕上哈利的双球,他的阴茎被紧紧地捏住。

“还不到时候,不行。”斯内普冷哼道。“你知道这是为了什么,对吧?”

哈利看向斯内普,头歪到一边,眨着眼。怎么会有人想将他的阴茎扎起来?“

“没有我的允许你就不能高潮,明白了吗?”

哈利颤抖起来。斯内普深沉而又苛刻的声音变得愈发地振奋起来——那紧紧缠绕着哈利那话儿的丝带表示它能稍微扯动一下,但不知怎地,他从高潮的绝壁上被拉了下来。“是的,先生。”他低语。

斯内普的双眼满足地紧闭起来,他抖了一下。“好孩子。”他从喉间挤出这句话。

“唔。”哈利呻吟起来。他软软地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他已经维持这样的姿势太久了,他的手臂和腿都已经开始变得疼痛起来。

“或许我们应该进行下一步了。”斯内普观察着开口。

哈利此刻看起来肯定是滑稽地失望,因为那个男人笑了起来。他站起身,轻松地将哈利抱起来,让他趴在了莱姆斯的桌子上。“屁股抬高。”他命令道。

哈利高兴地服从了。他探过身去,将自己的头枕在前臂上,在他屏息着等待斯内普下一个动作的同时,他的阴茎在束缚下跃动着。

“你倒是很柔韧啊。”斯内普静静地评论。他将一根手指放入哈利的股间。“还很着急。”他加上。“你的身体简直将我吸进去了。”

哈利呜咽着,将自己烧红的脸埋进手臂里。

斯内普收回了他的手指。那个男人俯下身,哈利发现自己很难看到那个男人的动作,裙摆挡住了他的视线。

哈利看不到斯内普在做什么,但那滑过他滚烫的皮肤的湿热感不容错认。“先——先生!”他忍住啜泣。

斯内普发出了一声柔软的疑问声,他的嘴下满是哈利丰润的肌肉。

“你在——但是你在舔我!”哈利大声呼喊出来。莱姆斯可从来没有这么干过。

斯内普对着哈利的臀瓣轻笑出来。“对。你有这么漂亮的小屁股。我怀疑有任何人会因为我想尝尝它的味道责怪我。而且。”他加上,在束住哈利双球的带子上弹了一下。“你身体剩下的部分也颇为诱人。如此温暖,柔软而光滑。”

哈利能感觉到那个男人的舌尖寻索着其中一根带子,在他的双球上游移。

“请你操我。”哈利冲口而出。

斯内普停了下来。“你可不像你平时喜欢介绍自己的那么纯洁,对吧?”他问。

哈利根本不介意让斯内普知道莱姆斯平常定期对他做些什么。他只在意自己需要它——需要斯内普——马上。“噢,先生,求你了。”他哀求道。“我现在就想要。我想要它在我的身体里。我不能——你必须得——噢天啊——求你了!”

斯内普忽视了他,他的长舌蜿蜒着掠过哈利过于紧张的肌肉,一路往上直到他的臀瓣,查探着他的洞口。在斯内普探索着他的身体,用他湿滑蠕动的舌尖操他的同时,哈利大声叫起来。哈利那脆弱而闪烁着的翅膀狂乱地舞动着,他的身体被掠夺,在愉悦下哭号。

终于,那个男人拉开了身体。他又开始用手指进入哈利。哈利的的身体现在接受度更大了,有一点湿滑,而又渴求着斯内普的阴茎。“我希望自己带上了一瓶油。”斯内普喘息着。

哈利的小手在莱姆斯的抽屉里摸索着。斯内普看到他的动作后笑了起来。“卢平肯定很享受你。”他说。“但我也不能怪他。”

哈利仿佛喘不过气来了。“他叫我——他叫我做他的——他的漂亮小天使。”他喘息着。

“唔——”斯内普同意。“你当然是很漂亮。”他说着,将他润滑过的手指热切地挤进哈利的身体里。“你有一双忽闪的双眼,一张甜蜜的小嘴,还有一个紧致到不可思议的小屁股。”

他回过头去看那个男人,眼神恳求着,轻轻地抿着自己的唇。“求你了。我要——”

在他可以说完这句话之前,斯内普就将自己灼热的坚挺刺进了哈利的身体。

哈利哭喊着,他的整个身体都僵了起来。这发生得太快了,他还没有准备好。

又一次,在他可以缓过来之前,斯内普一把抓住他的头发,将自己退出,又狠狠地冲入。哈利将自己的手抓在桌上,试图要找到一个着力点,试图要在斯内普狂野的操弄下振作起来。哈利试着用脚勾住桌边,担心自己会被推挤下去。

“舒服吗?”斯内普温柔地说。

“对——对。”哈利说着,突然了解到,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这真的很舒服。尽管他的阴茎——他的阴茎需要摩擦,而他也开始挣扎起来。如果他能把自己张得够开的话,他可以在斯内普上他的同时用莱姆斯桌子抚慰自己。他只是——需要——再一点点……

斯内普一把抓住哈利其中一个手腕,猛地将它拔过,哈利在这突如其来的疼痛下叫了起来。紧接着他把另一个手腕也攒住,将它们在哈利的身后紧紧地抓到一起。哈利以为自己的肩膀会从关节中弹出,但不知怎地,更为主要的是,那坚硬的阴茎钉穿他,给他带来的那股纯粹的快感。哈利的翅膀此时也被钉住,其中一边弯曲了起来,有一半已经滑落了,但仍然断断续续地舞动着。哈利觉得自己已经不能承受更多了,但他想要更多。

“噢操。”他突然开口。“噢。求你了。操!”他哭啕着。

西弗勒斯•斯内普邪恶地笑了起来。“你那漂亮的小嘴也会为了他说出这么污秽的话吗?”他问。

“不。”哈利虚弱地承认。

斯内普的臀再一次猛地前进。哈利苦恼着,扭动着,在他和那无法触碰的欢愉争斗的同时,脚趾都卷曲起来了。他的阴茎悸动着,充满着被束缚更久的渴望,无论有没有绳带。

斯内普将他的唇移到哈利的耳边。“记住。”他嘶声道。“你或许是卢平教授漂亮的小天使,但你是斯内普教授淘气的小淫娃。”

哈利发出一声长长的、震颤着的哭喊,或许那是同意,又或许只是恳求释放。就连哈利本人也分布清楚了。

“说出来。”

“我是——斯,斯,斯内普教授——淘气的——小——”哈利几乎要呛住。“淫娃!”

斯内普的指尖刷过哈利的双球,解开了那束缚——它们并没有爱抚他,或者抚弄他那迫切的阴茎,而事实上,它们根本没那个时间。

在那束缚还未完全解除的时候,哈利就已经溅洒出来,强烈地颤抖着达到了高潮,在卢平教授的桌上挣扎着。

斯内普撤回了一小会,刚好足以看着哈利的白浊星星点点地散落在桌面。然后他将哈利再次推倒,钻入。哈利,筋疲力尽,心满意足,仍然为了那烧灼过他身体的极乐而痛快地呻吟着,允许斯内普继续用那活塞运动需索着哈利的身体。

哈利愉悦地叹息着,他从未感到如此筋疲力尽。他的仍对着桌面虚弱地抽搐着。老天,他觉得舒服极了。他早上肯定酸软得不行了,尽管。

斯内普突然深深地冲入哈利的身体,他进入得如此之深,哈利简直要以为它会连他的喉咙一并穿过,但紧接着他感受到斯内普深埋在他体内的阴茎搏动着,同时那个男人紧握住哈利的臀,继续无情地挖掘,直到最后一滴的种子都塞满了哈利欢迎的身体中。

终于,终于,那个男人滑开了,在哈利试着要将裙子展平的同时滴落在莱姆斯的椅子上。

“你……受伤了吗?”斯内普粗暴地问。

“我——我想没有。”哈利小心翼翼地转过身,感觉到斯内普的精液正从他的身体中滑落。“我们应该——清理一下吧?”哈利问。

斯内普看起来有点迷惘——有点不知所措。他的脸上有着好看的红晕,但他身体别的部分看起来狂野而凶猛。这显然是斯内普一个不同的造型。是自己让斯内普露出这副样子,自己让这个男人感受到这样的愉悦,哈利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骄傲感。

“那里有个洗手间。”哈利指出。“我知道他会放块布在那里。”

斯内普站起身,迈出虚浮的步子去拿它们,他的脸因为这关于莱姆斯和那布通常的用途而变得有点酸涩。但仍然,他用足够温柔的动作清理了哈利的身体,注意到只有实质能让他的脸色变得好一点。他甚至修好了哈利的紧身裤。

然后他站着,看起来一派平静。“这样好多了,但是我恐怕你不能在明天给卢平惊喜了。他病了,不会去上课。基于你现在的状况,我会希望你明天也能好起来。如果你需要假条的话,跟我说。”他用侮辱的温柔加上一句。

他转身,向门口大步而去。“我应该回自己房间了。我已经嘱咐好你——”

“斯内普教授?”哈利喃喃道。“我想你忘了点什么。”

斯内普及时转过身,看到哈利举起那个小板子,那个古怪而又淫荡的铲子一样的东西,而且他舔弄那底部,然后又将顶端放入嘴中吸吮着。

那个男人脸变成了亮红色。“把我的魔杖还给我,马上。”他咆哮道。

“好的,先生。”哈利说。他又吻了吻那个东西,然后才将它交出去。“我还会想要的,你知道。”他在斯内普转过身去之后说。

那个男人的肩膀放松了。“当然。这是很自然的事。”他半回过身,对着昏暗的烛光微笑。“毕竟,你或许是你或许是卢平教授漂亮的小天使,但你是斯内普教授淘气的小淫娃。”

哈利在那个男人离开的同时笑起来,然后又等了一会,才去拿他的斗篷。他享受当莱姆斯的漂亮小天使的感觉。他喜欢他那身镶着蕾丝边的衣服还有莱姆斯的温言软语、亲吻和甜蜜。但他也享受和斯内普教授在一起。他喜欢他那阴暗的样子和那些下流的话,还有那些激烈的拍打和玩具。他曾经为了当一个漂亮小天使而开心。

但有时候,当一个淘气的小淫娃也很好。

comment

post comment

  • comment
  • secret
  • 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URL:http://ssclormb.blog128.fc2blog.us/tb.php/16-8af91a45